扫描关注微信
动态资讯
协会动态
文化资讯
通知公告
诗书画之古籍今读:带你了解欧阳询《化度寺碑》
时间:2019.06.10 来源:中国青年网

  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35413052629028970&wfr=spider&for=pc  

  在我国的古籍当中,碑帖是一个特殊的门类。与一般的古籍不同,碑帖是将镌刻在古代碑石或木板上的文字,用捶拓的方法复印在纸上,再经过装裱后制成的书册形式的拓本。一件拓印精良的碑帖拓本,能够细致传神地表现出古人文字书写的精神面貌,是从古至今人们学习和研究书法最重要的文献资料。今天我要为大家介绍的,就是作为上海图书馆“镇馆之宝”的一件著名碑帖——四欧宝笈本《化度寺碑》。

  “四欧宝笈”特指近代大收藏家吴湖帆先生收藏的唐代书法家 的四件著名碑帖——《化度寺碑》、《九成宫醴泉铭》、《皇甫诞碑》和《虞恭公 碑》。这四件碑帖都是欧阳询书法的代表作,在中国书 法史上影响深远,又都是宋代拓本,实属珍稀。所以吴 湖帆将它们命名为“四欧宝笈”,同时将自己的 书斋题名为“四欧堂”。在四欧宝笈的四册宋拓本碑帖 中,最为珍贵稀有的瑰宝,非《化度寺碑》莫属。

  《化度寺碑》全称《化度寺故僧邕禅师舍 利塔铭》,刻于唐贞观五年。到北宋庆历年 间,碑石已经断裂,被寺中僧人用作石阶。当时的河南 知府范雍在化度寺游玩时,偶然发现石阶上的文字,赞 叹不已。有位僧人见状,以为石中藏有宝物,便在范雍 走后凿破碑石,一探究竟。《化度寺碑》就这样令人啼 笑皆非地遭到严重毁坏,而这次损毁后所剩的残石,到 南宋时也不知去向了。

  《化度寺碑》原石的损毁和遗失,使得碑文拓本十分稀有。于是对《化度寺碑》的翻刻就盛行起来。所谓翻刻,就是将拓本上的字迹勾摹在另一块石头或木板上,进行重新镌刻和拓印。今天我们能看到的《化度寺碑》的宋代翻刻本,就有六种之多。这种翻刻本的价值,自然远不能和原石拓本相比。

  在众多的《化度寺碑》拓本中,究竟哪一本才是原石拓本,这是令历代收藏鉴定家大伤脑筋的一个问题。四欧宝笈本《化度寺碑》就曾经被清代大收藏家翁方纲看走眼,鉴定为翻刻本。

  清光绪三十四年,敦煌莫高窟藏经洞中的一册唐代《化度寺碑》残本被发现,当时的权威意见都认为这册敦煌本《化度寺碑》是原石最早的唐代拓本无疑。

  大学者罗振玉根据敦煌本推翻了翁方纲的鉴定结论,认为四欧宝笈本《化度寺碑》与敦煌本同出一石,是原石的宋拓本。这一结论令吴湖帆欣喜异常,可是不久他就发现,四欧宝笈本与敦煌本的部分字迹笔画存在明显差异,根本不可能是同一石所拓。为了掩盖这一漏洞,吴湖帆甚至不惜将四欧宝笈本的笔画进行修补描润,以达到和敦煌本接近的效果。

  敦煌本是《化度寺碑》原石的唐代拓本这一结论近半个世纪无人怀疑,直到 1960 年,著名碑帖鉴定专家王壮弘先生看过四欧宝笈本后,原先结论才被颠覆。原来,敦煌本只是《化度寺碑》的唐代翻刻本。而四欧宝笈本,才是存世唯一的《化度寺碑》原石拓本,是真正的“海内孤本”,国之重宝。

  王壮弘先生曾经这样形容初次看到四欧宝笈本《化度寺碑》的感受:“开卷便觉精光四射,不可逼视。余与张君于前数碑皆坐阅,至此则骤然肃立,亦不知何故,岂佳拓精彩足以慑人心耶?”我们今天能够在上海图书馆看到四欧宝笈本《化度寺碑》的真容,实在是一件难得的幸事!

  (来源:《诗书画》项目组 编辑:祝闻豪)

版权声明 | 关于协会 | 地理位置 | 联系我们
© 中国古籍保护协会版权所有
地址:中关村南大街33号  邮编:1000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