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描关注微信
动态资讯
协会动态
文化资讯
通知公告
跨越241年,她让这本古籍变得“活”起来!
时间:2019.05.07 来源:南方网

  http://news.southcn.com/gd/content/2019-04/23/content_186840589.htm  

  在逝世241年后,清代文学家罗有高也许想不到,他在乾隆年间的遗著《尊闻居士集》一书,目前正在顺德图书馆内进行修复。

  这一本清代的古籍得以出现在顺德图书馆内,源于顺德容桂一位热心企业家的捐赠。

  虽说“纸寿千年”,但顺德图书馆古籍修复室工作人员张月兰却深知,要与文学家罗有高的这段跨时空邂逅更加美好,并让他的著作《尊闻居士集》再绽光芒,其实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努力。

  这其实是一项不亚于建桥修路的浩大工程,古籍上一页书的修复需要经历至少20多道繁杂工序,且更需要修复工匠的心灵手巧。而张月兰为此,其实已悄然做了13年的精心准备。


被虫蛀破损的古籍书页。

  -40℃特制冰箱“冻”一周为古籍杀虫

  顺德拥有全国百强区之首的经济实力,不仅让顺德拥有一个国家级图书馆——顺德图书馆,更让她拥有一批热衷于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市民粉丝。

  顺德建县于明景泰三年(公元1452年),至今已567年,在热心市民的捐赠支持下,一批明清和民国年代的古籍、手抄本、契约文书,目前正珍藏在图书馆5楼的古籍典藏室内。

  因为书架上多为年代久远的宝贝,古籍典藏室一般不对公众开放,且还需24小时保持恒温恒湿环境。在典藏室内,有一台特制且温度可低至-40℃的冰箱,它是用来杀虫的。

 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,理想的书籍是智慧的钥匙。但一本能够传承百年甚至千年的古籍,却要遭遇环境改变后带来的极大挑战,比如虫蛀、鼠啮、老化、酸化、霉变、黏连、絮化、火烬、水渍、油渍等物理、化学反应,均会给书籍带来破损。

  张月兰拿到热心市民捐赠的《尊闻居士集》时,发现有些书页的虫蛀度已达到60%-80%。如何修旧如旧?她先是用柳叶刀轻轻拆书揭页,拍照存档、清理编码,制定初步修复方案。

  杀虫是接下来关键的一步,她把古籍放进典藏室冰箱里,在-40℃的低温里,将古籍“冷冻”一周后再拿出,“不仅杀了虫,还将虫卵也一网打尽。”

  精心调配弱碱水清洗修复古籍

  从冰箱里取出,配纸、修补书叶将是下一道工序。古籍一般用的是宣纸,但其0.04-0.05毫米的脆弱轻薄以及岁月带来的细小若微书洞,却是张月兰要攻克的技术难题。

  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张月兰的修复工作台上,欲修复的书页两边必有绵纸、毛笔、喷瓶,另一旁的小碗里则装有小麦和淀粉融合而成的浆糊,还有一个塑料杯里则装了约3/4高的碱水;事实上,她的工具箱里还有更多宝贝,如揭页用的柳叶刀、测书页用的千分测厚规、测水酸碱度的检测器以及镊子、刷子等。

  “用于修复的水须是弱碱水,书在流传过程最容易老化酸化,修复时就用弱碱中和,必要时我们还会对书页进行清洗,减弱书页酸化程度。”只见张月兰小心翼翼地拿起沾了浆糊的毛笔,再轻轻地将修剪过的绵纸黏在破补的书洞上。而在她的工作台后面,洗书池、板墙、修复晾晒台等作业区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光顾。


张月兰在修复工作台上用毛笔修复书页。

  “我一页一般要修2个小时左右,有些页面小洞太多,在修补时要注意周边不能留白太多,会显得不美观。”张月兰介绍,馆藏古籍多是雕版印刷的成品,古籍版式有天头地脚,中央有版心、鱼尾、象鼻,边栏还有四周双边、左右双边、四周单边等不同,在修复时也要留心注意。

  据了解,编码修复的书页经过一页页精心处理后,还需再一起经历压平、折叶、修剪、锤平、配护叶、搓纸捻、理齐、打眼、加封面、装订、贴书签等工序,一本古籍才算真正宣告修复完成。


修复过的书页。

  今年将重点攻克“木鱼书”修复

  在广东省图书馆的支持下,2018年顺德古籍文献修复室正式投入使用,张月兰和喻雯虹是目前修复室内两位专职工作人员。

  知名收藏家马未都认为,与家具、古建、古董修复不同在于,古籍修复工艺其实更难,除了古籍书页薄外,上面的文字信息也需尽可能完整地保留,这更要求修复工匠心灵手巧。

  端起这碗古籍修复的饭碗,张月兰坦言确实不容易。在大学期间,她主修图书馆学,研究方向便是古籍整理。这是一个相对冷门的专业,但有付出才有回报,“古籍整理其实就是对古籍的研究,我提交的毕业论文就是针对一个古代文学家的研究,包括他的生平与作品,只有理解了作家本身,对于修复其古籍才有的放矢。”

  2006年进入顺德图书馆工作后,张月兰还曾先后受单位委派,到中山大学图书馆、广东省图书馆参与古籍修复的培训,以学徒制的方式,跟随古籍修复的老师们一边实践,一边积累经验。

  “这其实就是一门技术活,但古籍修复的专业在2007年前并不太重视,多数学校开设的是中专专业,后来才慢慢提升为大专、本科甚至是硕博。随着国家的强大,现在国家越来越重视对古籍的保护与修复,能够学以所用,也是我的荣幸。”张月兰说,《尊闻居士集》其实是“小试牛刀”,今年她的工作重点是修复馆藏里的顺德文学古籍,一个专题一个专题地来修。

  她举例,起源于明末、兴盛于清代的馆藏“木鱼书”将是她的攻坚目标。作为岭南文化的特有产物,木鱼书是木鱼歌的唱本,以粤语创作。而木鱼歌作为广东曲艺的一种,属于弹词系统,也叫摸鱼歌,后来衍生出龙舟说唱、南音等。

  张月兰说,不同于雕版印刷的古籍,木鱼书多为手抄本,在修复过程要先用特制的电磁炉蒸过,否则直接用浆糊抹上书页时,原书页上的墨遇水容易向四周晕染散开,而一旦蒸干水分,墨不外染,修复方才顺理成章。

  在顺德图书馆典藏室内,悠悠的灵香草味不仅努力在驱虫,更让1.5万册古籍书香弥漫,当修复古籍的张月兰聚精会神地工作之时,佛山大城工匠的精神在传承,更在为佛山文化的高质量发展揭开新的篇章。

 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欧阳少伟

版权声明 | 关于协会 | 地理位置 | 联系我们
© 中国古籍保护协会版权所有
地址:中关村南大街33号  邮编:100081